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這個魔門混不下去了-第二百零八章 人道進程相伴

這個魔門混不下去了
小說推薦這個魔門混不下去了这个魔门混不下去了
黑林国主的灵魂被一道神力接引,飘啊飘地落向冥界入口。
年轻的国主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一座宏伟雄壮宫殿。
他看四周,就见无数亡灵从这座宫殿的一侧进,又从另一侧出,蜿蜒向‘山下’的一座宏伟城市而去。
他顺着排队的亡魂盲目地向前行走,一直走入了这宫殿中,耳中听着如同天纶一般的诵经之声渐渐地有些痴了。
走着走着,他进入了宫殿中,来到了一位秉笔疾书的判官面前……
他此时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是本能地觉得惶恐、担心着。
然而这判官忽然停顿,抬起头来看过来道:“黑林国主,你阳寿未到也不该死于此劫,还不快快醒转?”
风吟箫 小说
国主这才恍然,只觉得身子就要淡去。
可就在此时,那耳边一直环绕着的天纶之音忽然间停顿了一下,一个大威严之声响起道:“他为吾阳世友人之子,机会难得,可在此地盘亘一夜。”
那判官连忙起身抱拳道:“遵命。”
这才又转向他道:“既然是帝君有令,那黑林国主自可在此东岳帝宫中随意走动……若是想去酆都鬼城也是可以的。”
“只是切记,于天明之前回到此处,下官才可施法助国主回归阳间。”
黑林国主随即还有些浑浑噩噩地去了……
从斗罗开始打卡 夏竖琴
直至这一缕生魂远去了,那崔判官才好奇地转向内殿,看向那时时刻刻都在念诵着超渡经文平复亡魂之怨的帝君,目光崇敬地问:“帝君,如此安排可有深意?”
东岳帝君依然以银色面具遮盖着那俊美的容颜,他摇摇头道:“无非是想要试试……”
话音落下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无论那是什么,都起码是百年以后才能够见成效了,他犯不着现在为还没有赢的事情来做解释。
况且真要有什么,也得是老国主死后他才能够知道……如果黑林国先王投胎于赢部落真的不是巧合,那么这究竟是要给他预示些什么呢?
……
黑林国新国主果然在一夜昏睡之后就醒了过来。
而且醒来的国主就如同老国主一样励精图治,勤勉非常……毕竟在看过了六道轮回、十八层地狱以及酆都鬼城之后,他对自己此时的努力能够为死后赢得什么已经十分清楚了。
甚至连老国主都安心了许多,一副真的颐养天年的样子。
在确定了夏青阳真的有能力为他们解决身后事之后,他们变得特别坦然……做好生前的事,而后享受死后的哀荣。
甚至老国主都在琢磨着要将这些写入祖训之中了……
对于黑林国……夏青阳一直是当做成一处人道的实验场,他很好奇在明知道死后有哀荣的情况下,这个国家会发展成什么样?
……
时间就在这种情况下不断流逝……
眨眼间又是三年过去。
到了老国主死劫的时候。
没想到老国主很坦然地询问,能否早些去看看死后的世界?
夏青阳没有拒绝,于是老国主就这么卒了。
当然,其在位的时候对黑林国的发展功不可没,死后哀荣足以令他舒舒服服地过得很好。
在这个时候……东岳大帝便常常为这老国主亲自诵经。
这是在为其祈福,也是一种试探……
被东岳大帝这么面对面地念诵超渡经文,这老国主如何受得了?
当时就兴致勃勃地准备去投胎转世,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迎接新生。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这个东岳大帝座下的崔判官忽然间皱眉道:“帝君不对啊,这位国主在生死簿中尚有阴寿二十,阴寿未尽不得转世。”
夏青阳就觉得奇了怪了,还有这种规矩……
崔判官似乎也明白他的疑问,无奈地说:“这生死簿受天道管辖,学生也只能用其部分功能……上面如此显示而已。”
夏青阳问:“不能通融吗?”
崔判官摇头道:“或许找大判官问问才有用,他执掌原版的生死簿,当可是用更多功能。”
原本的那位巫族大祭司判官现在于阴司中被尊为‘大判官’,执掌原版生死簿,但实际上因为事务都被十殿阎罗以及东岳帝宫的判官给分走了……也算是‘光荣退休’状态。
夏青阳没二话,直接带着老国主的灵魂往酆都阴司那边去。
大判官很高兴他能来寒暄一阵之后他就提出了请求。
他颇为讶异,随后也就拿出了那生死簿查找……
迟疑片刻,他说:“此生死簿交由老夫执掌,其实也不是什么都不能改的。”
说着,他拿起判官笔就在那老国主‘阴寿二十’上面要画下去……准备将之划掉。
可是没想到,也不知这生死簿出了什么毛病,划掉的数字愣是又重新浮现。
大判官意外极了。
他又说:“这是从未有过之事……这位国主是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夏青阳摇摇头道:“只是因为寻常的凡间国王,只是政绩不错,算是个有为明君吧。”
“阴寿不尽就无法转世吗?”
大判官犹豫了一下道:“理论上没那么严格,以往大家也都没注意到这一点……或许能行?”
夏青阳抱拳道:“多谢大判官解惑,不知小弟可否去娘娘那里看看?”
大判官爽快地点头道:“这个自然,毕竟你是地府的至交,被娘娘看重的人。”
夏青阳又抱了抱拳,就熟门熟路地往六道轮回去了。
提一嘴是礼貌,其实他现在直接自己去六道轮回都不会有人说什么。
六道轮回之中,再入轮回殿。
这一次他明显地感觉到那原本浓郁的情绪碎片已经淡不少,面前似有一个婀娜曼妙的身影若隐若现,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娘娘见他之后很坦然地说:“此魂有其使命,若是他阳寿全尽再来便是还有阴寿十二载,此时来便是阴寿二十载。”
夏青阳沉默无语,他不确定地问:“那……赢部落?”
娘娘轻声道:“嘘~莫要多说了。”
“你在六道轮回中可以说这么一句,出去了切忌泄露天机。”
“人道轮回,当是要重入正轨了。”
夏青阳霎时沉默。
如果他所料不差的话,此时这位与他故交的老国主将会成为赢部落的立国之主吧。
当那个国家彻底建立起来,这天下人道也就意味着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
只是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又与这人道进程七弯八拐地搭上了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