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極道閣 青梧故人-六十二章 亂推薦

極道閣
小說推薦極道閣极道阁
原界,云城。
傍晚的风向来强劲,夕阳下的云彩拉扯成细长的锦缎棉绸,天空显示出它迷醉的样子,如同初夜的羞涩少女。
筱凉墨出现在城墙一角,与往日不同的是,他身边多了位女子。那是位容颜姣好的少妇,身着深蓝色套裙,白皙的藕臂下夹着个精致的小包,只是此时她脸上满是愠色。
“筱凉墨!你可以啊!”
“女儿出事了也不和我说一声!”
“你还想瞒多久!”
济公传
女人气势十足,声音一句比一句大,然而她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
近处几个守城的军士知趣地提前走开了,能让云城守备长官筱凉墨如此出丑的,估计也只有他家那位了。
“仪琳,你听我说……”
“我不听!”男人刚想靠近解释些什么,却被他称作“仪琳”的女子推开,“你给我滚!女儿走了……是你让她上的那架专机……”话音未落,女人的眼泪就已经流了出来。
这一次筱凉墨倒是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前跨一步,将女人拉到自己怀里,任她如何挣扎,就是不松手。
“你放开我!”付仪琳在筱凉墨怀里挥拳乱踢,哭声断断续续的:“为什么要骗我……你说筱瑜去特训了……一年了……若不是我回来……筱凉墨你怎忍心……”
男人的下颚处早就多了几道红印,衣扣更是被扯开不少,但他此刻更不敢放开,谁知道一松手筱瑜她娘会做出些什么过激的举动。
随着时间推移,怀中传来的挣扎力度越来越小,筱凉墨才敢稍微松了松双臂,他低头看向怀里,感觉心上疼得难受。
仪琳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双眼哭得有些浮肿,眼瞳中没有丝毫神采,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
筱凉墨叹了口气,之前和那人的约定,此刻也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下定决心后,他把怀中人往上挪了挪,对着她的耳朵轻声说道:“我们的女儿……她还活着!”
女人的睫毛微微眨了眨,但仅仅只有这个动作。
“是真的。”筱凉墨的声音稍微大了些,“她被人带走了,去了仙师的道门。”
付仪琳略微抬起头,浑身颤抖着,似是要抓住这最后的稻草,其实在她心里,也不愿相信那份议会内部报道的内容。
男人手臂上的仪器投射出来道影像,看到那个画面的瞬间,付仪琳不由自主得捂住了嘴。
日夜思念的面孔出现在画面里,与两年前相比,女孩儿的稚气脱了不少,更多出几分英气与飘逸的味道。她身下那羽如冰晶般的漂亮鸟儿是什么,变异的妖兽吗?在她旁边微笑着的白衣少年又是谁呢?
原界,修真者协会。
这是位于华京中心的一处园林,外围的绿色植物织成道墙,隔开了外界的喧嚣,以至于很难让人想象,园林的内部居然是何等的清静灵秀。
矮灌群木,半山流水,放眼望去尽是诗情画意,青苔裸藓,清池石蒜,自然美浑然天成。广玉兰与丁香的雅气若即若离,青竹在漏窗间挺拔生姿。
就在园林深处,立着几间池上雅居。朝南一间的雅居相对大些,此刻屋内有四个人,各坐一把藤椅上。
只是这四人中有三人的穿着比较奇怪,衣服样式如同古中国早期的袖袍,袖袍一侧或挂佩物,或系长剑一把。另一人则相对正常些,披着件淡青色修身风衣,只是看他手里把玩的那柄扇子,恐怕也是有些年头了。
四人年纪看上去均是四十岁上下,其中三男一女。唯一的女性腰侧挂着个白色吊坠,那吊坠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做成的,散着淡淡凉意,靠近时竟能让人产生清明的感觉。
“今日有幸聚于此,不知诸位可有青涯道兄的消息?”说话者是几人中看似年纪最小的一位,细看竟是上次抵挡兽潮时艰难脱身的青城宗继承人谢宗。
坐在谢宗左畔的妇人皱起眉,“上次青涯道兄说要去寻仙师,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
“会不会是去捣毁妖巢了?”年纪稍长的一位开口道:“只是妖兽中不乏强者存在,大洋中那条变异的蟒蛟恐怕有元婴境的实力……”
此番话倒是引得雅居间陷入了沉默。
“应该不会。”半晌后,穿风衣的男人将扇子一合,“青涯是我们这批回祖界的人中实力最强的,况且他重担在身,不会那么鲁莽的。”
“那他究竟去哪儿了?”
“说是去寻仙师……”谢宗这次也是皱起眉头,“他说看到位渡劫期之上的仙师,那位还救了他的命……”
“但愿他一切安好吧。”妇人摇摇头。
“对了,华盟议会这边希望在学院里增设修真学科,我们这边……”
谢宗没想多久就点头同意,作为修真协会暂任会长,他必须果断些。再者这是一个双赢的方案,华盟借此培养人才,他们亦能挑选优秀者进行宗门的传承。
“虽然原界的灵气因为某些未知原因日渐浓郁,但修真更多的还要看天赋,你就把这个意思转达给他们吧。”
黑域,夜族。
魅紫色的宫殿里,暗淡的光线碎乱斑驳,深沉的暗夜王座陈立在宫殿尽头。夜笙斜坐在王座上,手里有份卷册。王座下跪着几个人,均是身着黑色罩袍,兜帽拉得很低,看不清颜面。
“就照皇族的意思办,你们回去复命吧。”半晌后,磁性的声音从王座传下来,“替我向大帝问好。”
“是,亲王殿下。”穿罩袍的人站起来,为首者抬手行礼,而后带着其余几人离开。
夜笙随手将卷册丢到地上,脸上的笑容随即消失,转而变得有些冷峻。
大殿的阴影处出现道身影,全身笼罩在黑暗之中,身形因佝偻而显得矮小。他走得极缓慢,不发出任何声音。
对于这样的情形,王座上的男人显得很有耐心,也不催促,只是扶手上略微有些僵硬的手指,反映出他内心可能并不如表面那般平静。
约莫过了半分钟,那道矮小的身影终于行至王座下方,他艰难地要躬身行礼,却马上被柔和的力量托起。
“魔老,我说过不必的。”夜笙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平和的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容逆许的威严。
“桀桀……”被称作“魔老”的身影笑了起来,笑声却极为难听,如同几根干木棒在摩擦,“你如今被封为亲王,我自然不能再那般随意了。”
夜笙脸色却是突然沉了下来,“这亲王身份……其他皇族恨不得除掉我,这次连大帝都……”
“咳咳!”魔老的干咳声打断后面的话。
夜笙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失语了,他走下王座,扶住老人的胳膊。
一只枯瘦干瘪的手掌从旧袍中探出,抚住夜笙。
“我们夜族……生而就是皇族……小夜笙……别辜负了族人的期望啊……”
夜笙的身体不可察觉地抖了抖,心里有个声音在说:努力了这么多年,难道最终还是要违背对你的承诺吗,菲雅?
魔老看着夜笙脸部表情细微的变化,摇了摇头,“夜笙,你以为大帝一句话,我们就必须把人送过去吗?”
年轻的族长愣了一下。
“桀桀!”魔老将手掌收回旧袍里,又一次发出那难听而怪异的笑声,“相比于人质,我想大帝更想知道怎么跨过那道深渊……”
“死神殿有动静了……”
极道阁,千代雪山。
这是座从几万里外移过来的圣雪山,为了不破坏它的灵脉,符凌不知道多耗了多少气力。
除了偶尔在竹海的湖心岛稍作留宿,筱瑜的大部分夜晚都是在这座千代雪山度过的。这里的冰雪气息对拥有极寒体质的人有莫大的好处,昨日她已经顺利突破极道阁剑经的灵境第四层,成为继颍川之后突破速度最快之人。
又是小半年过去,湖心岛的那株世界树已经长得很茁壮了,以至于它边上的小木屋不得不经历数次迁移,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彻底拆除。就如同她一样,很难再回去了,回去那片竹海,吃师兄亲手做的菜。
若是当时她没说那些话就好了……
月试的那个夜晚,她不该说那些话的。
为什么……为什么颍川师兄会拒绝得那么干脆呢?让她连丝毫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小丫头,我是你师兄啊!护你一辈子,却顾不了你一辈子啊……”
月色苍凉,人心更凉。
两行清怨泪,谁说懂情愁?
蓝衣剑舞疯狂处,别是故人幽。
其实还是她自己没有放下,或许……这正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吧。
盛满酒的碧玉杯子歪斜在雪地里,饮酒的少女舞剑累了,半倚在石座旁,两颊霞红,眼角微醺。半醉半醒间,她想明白些事,觉得有些开心,于是嘴角微扬。
师兄,人这辈子,总得成家不是,你看大师兄都被师父催了,软磨硬泡的功夫,我也可以学嘛不是……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