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大秦:開局劍逼祖龍退位!-第149章: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往死裡打閲讀

大秦:開局劍逼祖龍退位!
小說推薦大秦:開局劍逼祖龍退位!大秦:开局剑逼祖龙退位!
“是!”
琅琊郡郡守点了点头。
他很清楚,这四位琅琊郡驻军将领是何等心高气傲之辈,又手握重兵。
来治王爷的你
断然不可能老老实实地跟随着大军回到咸阳。
听到这话的赵祁微微点了点头。
口中说道:“行,那朕就成全了你,也好让你死了这条心!”
“传旨下去,宣四位琅琊郡驻军将领上殿!”
当赵祁的话语出口,琅琊郡郡守顿时间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愣在原地。
难不成……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
就看到此时的大殿之外出现了一道雪白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白袍战将赵云。
而在赵云的身后则是跟随着四个已是满身伤痕,身上难以看到完好血肉的四位魁梧男子。
定睛一看便会发现,这四人赫然便是当初被常叔宝带回到咸阳,后又被赵祁下旨关入大牢的四位河东郡驻军将领。
此时的四人浑浑噩噩,显然是在牢中遭遇到了非人哉的待遇。
当然,这些伤痕并不是出自赵祁之手,也绝不是赵祁下旨让人这般严刑伺候。
就连赵祁看到这四位河东郡驻军将领这般狼狈的模样,都是被吓了一跳。
好家伙,无论是谁下的手,这打得倒是挺狠啊。
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啊,居然下死手!
“这是怎么一回事?”
赵祁的目光落在白袍战将赵云身上,出声询问道。
后者手中龙胆亮银枪驻地,对着龙椅之上的那位年轻天子恭声道:“回禀陛下。”
“据浮水房传回来的消息,这四人身上的伤势乃是拜大牢之内的袁将军所赐。”
“听闻袁将军听闻他们四人竟敢草芥人命之事,一怒之下对他们四人施加酷刑。”
“铁鹰卫的将士们看到那等架势,想拦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听到这话的赵祁倒吸一口凉气。
好家伙,那袁姓武将看上去已经垂垂老矣,没想到下起手来居然这么黑。
这打得当真是真将对方当成了孙子啊。
……
此刻在那大牢之内。
袁姓武将双手紧握成拳,怒不可遏道:“他奶奶的四个不成器的玩意,居然敢对大秦百姓如此行事!”
“若不是没有陛下的首肯,不然的话,老夫非将他们给废了不可!”
听到这位袁姓武将话语的几位铁鹰卫将士皆是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可是亲眼看过这袁姓武将手拿刑具,追着那四个魁梧至极的琅琊郡驻军将领跑。
魔門聖主 幻影星辰
哪有半分垂暮的模样,简直比起他们来说还要生猛。
在那袁姓武将身侧。
我的人格具现化的成果
李姓文臣此时满脸的绝望之色。
口中呢喃道:“一步错,步步错,仅是一枚棋子下错了位置,为何就让满盘皆输。”
“倘若老夫的那一步棋不下在这里,那么情况是否会截然不同?”
听到这话的袁姓武将微微皱起眉头。
平复下自己暴躁的心情。
对着身旁这位与自己私交甚密的李姓文臣。
开口说道:“李大人可听过落子无悔?”
“既然已经错了,那么我们理应认清楚现实。”
“我们既然已经年迈,自当是要为后人腾出位置。”
“何必拘泥于这庙堂之位?不妥,不妥啊!”
伴随着袁姓武将的话语落下。
只见这位李姓文臣微微一叹,凝声道:“大秦…已不是当初的大秦。”
……
庙堂之上。
四位已经被袁姓武将揍成猪头,即便是亲娘都未必能够认出的琅琊郡驻军将领跪伏在地上。
对着此时坐在龙椅上的那位年轻天子。
用着被扇肿了的嘴巴,含糊不清地开口说道:“参见陛下!”
看着四人这般模样。
就连那两位来自于琅琊郡的百姓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一直以来,这四位琅琊郡驻军将领可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在琅琊郡之内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无人敢得罪他们丝毫。
人間 鬼 事
但是现在这般狼狈至极的模样,当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在场的众人当中,唯有琅琊郡郡守脸色铁青。
他很清楚,如果连这四位自己麾下的琅琊郡驻军将领都出现在这里。
那么就证明琅琊郡所发生的一切已经彻彻底底地全部摆上了台面。
赵祁看着眼前四位琅琊郡驻军将领。
出声询问道:“听琅琊郡郡守所言,你们四人私自派兵将琅琊郡通往外界的各个出入口给封死。”
“甚至还诬陷琅琊郡郡守私吞救命粮,不知道此事是真是假?”
原本还对于庙堂之上发生之事毫不知晓的四人在听到赵祁的话语之后。
顿时间怒火中烧。
他们怒视着此时跪在地上,脸色惨白的琅琊郡郡守。
用着含糊不清的口音怒骂道:“真他娘的晦气!”
旋即他们的目光便是再度落在了赵祁的身上。
虽然眼睛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但是他们还是能够隐隐约约看清楚大秦天子的脸部轮廓。
只见他们跪伏在地上。
高声道:“陛下!绝无此事!”
“我们四人纵使是有着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
“陛下,琅琊郡内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琅琊郡郡守的吩咐,我们只是听命行事罢了!”
“还请陛下为我们做主啊!”
在经过袁姓武将亲切的拳头教导之后,他们也是彻彻底底地改邪归正。
无论自己最后会不会死,最起码要让整件事情水落石出。
总不能够让自己死后还背负着骂名,受万人指责,遭万人唾骂吧!
听到这话的赵祁微微点了点头。
看向琅琊郡郡守。
淡淡开口说道:“琅琊郡郡守,如今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看到自己大势已去的琅琊郡郡守此刻已是面无血色。
他很清楚,现在无论自己说些什么,都已经挽救不了该死的局面。
而在琅琊郡郡守的身侧,胶东郡郡守与东海郡郡守也清楚自己多半也是难逃一死。
虽说此番赵祁并未派人前往胶东郡与东海郡。
但是伴随着琅琊郡的真相浮出水面。
那么胶东郡与东海郡的一些肮脏的事情必然也会水落石出。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大秦:開局劍逼祖龍退位!-第124章:昏君?不可能!絕不可能!展示

大秦:開局劍逼祖龍退位!
小說推薦大秦:開局劍逼祖龍退位!大秦:开局剑逼祖龙退位!
待到张姓千夫长带着那名河东郡驻军将士离去后不久。
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了这位女子掌柜的身后。
此人身着一件麻布衣衫。
佝偻着身子,手中握着一根蛇首拐杖,脸上满是沟壑。
女装癖君与变态酱
“主人,这是大秦新帝赵祁的部下。”
一声苍老之声在此刻响起。
见到此人到来的女子掌柜微微点了点头,旋即对着此人开口说道:“袁老,让手底下人筹集十一万石糟糠。”
“明日午时送到河东郡驻军营地。”
听到这话的袁老微微皱起眉头。
先婚后宠:Boss很深情
出声询问道:“莫非主上当真想要与这大秦天子做交易不成?”
一招仙
女子掌柜嘴角微微翘起。
浅然一笑,道:“这可是用近两万石精粮换取十一万石糟糠啊。”
“这么划算的买卖为何不做,更何况鬼市有鬼市的规矩。”
“可是……”
“袁老,不必多言,去做便是。”
伴随着这位女子掌柜的话语落下,那手持蛇首拐杖的袁老无奈得摇了摇头。
慢慢悠悠地离开了此地。
此刻独自一人留守在店铺之内的女子掌柜微微蹙起眉头。
口中呢喃道:“用精粮换糟糠,你当真是昏君不成?”
……
河东郡驻军营地。
此时天色已经破晓。
当看到张姓千夫长带着那名河东郡驻军将士回来之时。
在此地已经等候多时的众多的河东郡驻军将士皆是一窝蜂地围了上去。
“怎么样?”
“今日已经是最后一天,倘若今日没有办法拿出十一万石精粮的话,我们可就性命不保了啊!”
“快说说!”
此时此刻,众人将那张姓千夫长围在中间,焦急地询问着。
要知道现在已经到了当初大秦新帝赵祁给他们定下的三日期限的最后一天。
倘若今日没有办法完成的话。
那么在场的这三万余众河东郡驻军将士都将会全部变成地上的尸体。
看着众人这般急促的模样,已经劳累了一个晚上的张姓千夫长强行提起精气神。
对着众人高声道:“今日午时便会有人带着十一万石糟糠前来!”
“到时候还请诸位做好准备!”
此话一出,整个河东郡驻军营地瞬间沸腾。
所有人皆是瞪大了眼睛看向这位张姓千夫长。
心中腾起无穷的感恩之意。
要知道若是此番张姓千夫长不成功的话,那么在场的这些人将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张姓千夫长昏昏欲睡,一夜无眠之下终究还是熬不住了。
身形微微踉跄片刻,旋即便是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赶忙将这位功臣抬到营帐之内。
细心照料。
旋即便开始翘首以盼,等待着午时的十一万石糟糠的到来。
……
河东郡。
新帝临时府邸。
赵祁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的白袍战将赵云。
出声询问道:“处理得怎么样了?”
后者闻言,将手中的龙胆亮银枪插入地面之上。
躬身拱手道:“回禀陛下,三千余众参与到强买强卖之中的河东郡驻军将士全部被击杀,一个活口没留。”
“而那些从河东郡内百姓手中拿来的银两,全部被送了回去。”
“至于精粮,按照陛下的吩咐,并未拿回来。”
听到这些的赵祁微微点了点头。
旋即开口说道:“赵将军,你应该要明白。”
“现如今的大秦风雨飘摇不定,在这个节骨眼上,民心是最为重要的东西。”
“唯有民心齐了,我大秦的气数方才能够绵延下去。”
“倘若失了民心,那么朕这泱泱大秦怕也是没有多少的国祚了!”
身为后世之人,赵祁很清楚民心的重要性。
只要能够稳住民心,那么纵使那六国余孽在大秦境内如何扑腾,终究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成不了什么气候。
当初大秦为何能够横扫六合,威震一方。
就是因为顺应了民心。
小说
听到这话的赵云点了点头,旋即开口问道:“陛下,如今是最后一天了。”
“据末将所知,现如今残留着的一万九千余石精粮还摆放在河东郡驻军营地之前,并未动弹分毫。”
赵祁闻言,凝视着前方。
许久过后方才说道:“先不用着急,这不是还有一日的时间吗?”
“可是这一日时间怕是不够啊。”
赵云出言道。
要知道当初河东郡内米铺花了足足七天的时间,方才售出一万石精粮的同时收拢七万石糟糠。
现如今仅剩下一天的时间。
一万九千余石精粮一动未动,想要在一天的时间里面将这近两万石精粮换成糟糠,显然是不现实的事情。
赵祁此时从椅子上缓缓站起身来。
走到赵云的身侧。
轻声说道:“既然给了他们三天,那么就要等足三天时间。”
“万一他们能够创造奇迹也未必啊。”
此话一出,赵云先是一愣,转过头看向赵祁之时。
后者却是笑着说道:“听说昨日夜里那张姓千夫长貌似出了营地一次。”
“虽然不清楚其到底去了哪里,但是多半是找到了破局之法。”
“我们老老实实等着便是。”
听到这话的赵云点了点头。
“是。”
……
临近午时。
河东郡驻军营地之中。
张姓千夫长已经从睡梦之中转醒过来。
此刻的他站在河东郡驻军营地的大门之前,目光眺望远方。
现如今距离他和那鬼市的女子掌柜约定的时间仅剩下不过半柱香的工夫。
十一万石糟糠却是连半点影子都没有看到。
“该不会是被人给耍了吧。”
“十一万石糟糠啊,谁会没事囤如此之多的糟糠?”
“看样子多半是没戏了,大家伙准备好赴死了吗?”
“唉!”
一声声沮丧的唉声叹气之声在河东郡驻军营地之内此起彼伏。
伴随着午时的逐渐临近。
所有人皆是怀疑那鬼市的女子掌柜所言到底是真是假。
毕竟对方可是答应了说要午时将十一万石糟糠送过来的。
但是现在都已经不足半柱香的时间,却是没有半点动静。
就在众人觉得无望之时。
只见先前与张姓千夫长一同前往鬼市的那名河东郡驻军将士高声大喊道:
“有大批的人马朝着我们这里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