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一劍天鳴 ptt-第二百六十四章 再現驚天一劍 油煎火燎 深思远虑 展示

一劍天鳴
小說推薦一劍天鳴一剑天鸣
李源鳴首先掄料峭拳向奔來的張中良轟去。
那介乎三丈外的張中良恪守一拳朝這一拳轟來,‘嘭’的一聲,這小傢伙被擊飛五丈遠。
那腔像被人用力錘了一拳,氣血外流,險將腹黑給撐爆,酋一派昏,全力晃晃腦瓜子,力竭聲嘶將氣血一定。
“這老糊塗吃全力以赴丸了?這一來振作?”
那些之前插翅難飛堵的右派武者,見這廝被一團體操飛五丈遠,這兒胸臆陣子悅,又繁雜朝富揚盟武者掄刀劍廝殺開來。
那謝萬雄和戴正偉見此,心魄一愣,這老傢伙像是用了祕術,再不這戰力何故會這麼歷害,什麼樣才氣禁止他?
那張中良漠不關心他倆,第一手往五月丈外的李源鳴走去,歸因於他時有所聞設或滅殺這鄙,該署武者取得了當軸處中,那是右翼堂主的對方,捏死她倆宛然捏只蟻專科。
湯天公地道等人被這老傢伙一劍震飛後,咳出一口碧血後,見小我少主被這老糊塗一拳給擊飛,急忙摔倒身結陣還衝這老糊塗攻伐而來。
因為這東西還決不能死,歸因於他是四人打破帝境的志願,也是她們生命的準保,一經這孺子被滅殺了,那他們幾人無異於也逃不出富揚城。
李源鳴見這張中良三輪車定要滅殺別人的興頭露於手腳以上,快腳墀伐與之開啟離開,充分遲延時刻。
看成別稱老妖精終將可見這傢什用了祕術,激勵他的臭皮囊動力,那不絕於耳日子彰明較著決不會太長,如逃避他的銳期,那他後部必被這祕術反噬,輕則戰力慘重減低,重則境界跌。
那張中良也闡揚步履在城中府中力求這娃子。
但他如見著富揚盟武者,就會揮動一拳、一掌或一劍,霎時富揚盟堂主被他這在貪中還能無度殺敵或傷人倒了幾十位。
李源鳴見地這老傢伙的狠,殺你不足那就滅殺你的二把手,看你還可能往哪裡逃,從快大聲吼道:“湯罪惡,謝萬雄,戴下偉糟塌合藥價減速這刀兵滅殺吾輩堂主。”
“是。”
專家麻利通向張中良圍死灰復燃,李源鳴將他引進眾堂主覆蓋圈。
那張中良這時業經殺紅了眼,出於人身動力祭極度,那神經就一部分麻痺,如其透過我前面的堂主通都大邑接受一劍,那管是否溫馨的手底下甚至抗爭。
極品鄉村生活 名窯
這些還在惡戰的武者被這貨色的亂殺亂砍,擾亂截至對戰,散漫逃跑前來。
右派武者對這兵戎心生悔恨罵道:“你他孃的,神經了,連自身人都殺。”
情景一轉,街上又會合在近十身體上。
李源鳴下首一揮,‘一劍度凡塵’從五丈外穿透恆河沙數半空中朝張中良擊殺而去,目標是煽惑他進專家包抄圈。
在健壯的限界和戰力永葆下,定睛他跟手一劍,將那橫亙稀世空間而的浴血一擊給格擋開來,那雙眸一凜,見是這稚童搞的鬼,這拋棄要滅殺的武者,朝這小娃迅速追殺而來。
他那一劍也帶著空間和光陰之術,朝穿層層空中著逃跑的李源鳴刺去,但那刁的娃娃出乎意外魯魚亥豕順著反射線兔脫,這一劍被他閃過。
“僕,拿命來。”
我是素素 小說
一瞬伴著醒,箇中伴著神氣朦朦的張中良,朝頭裡大聲怒吼道。
“你這老烏龜回覆呀,本盟長在此地。”
見這狗崽子已經登八合圍圈,此後道:“列位使出必殺技,朝他招待。”
人人身領神會,使出分別的拿手戲於這一經困處猖狂的張中良攻殺而去。
立刻場上刀光閃亮,劍走無影,那聯袂道殺招全罩向張中良。
心电感应症候群
“哈哈,本提挈今昔對爾等不用說——無往不勝。”
睽睽被迫作快如打閃,那劍尖將眾堂主轟去的必殺技不一破解,並將人們震退。
而他秋波卻將李源鳴罩住,只見他玩終天絕學:一劍謫命。
這一劍帶著劍之廣泛,劍之威、劍之意、劍之境。
任由李源鳴往那兒閃避都將他罩住,又是毫不狐狸尾巴可言,也想過用‘一劍破萬法’破其劍招,那還謀面臨著次道攻殺。
見閃身無果,利落上首又一揮,夜明珠劍在手,與那刺來的一劍對衝。
“嘿嘿,這下神人也難救你。”
張中良口中劍率先誑騙劍氣盪開那刺來的一劍,而那劍勢毫不寶石地直接刺入那恍如嚇呆的李源鳴形骸。
但他那刺入的一劍,煙消雲散不折不扣絆腳石,神志刺入氣氛中不足為奇,當他覺得左之時,並劍芒都將其要害刺穿。
他的神識探悉千鈞一髮早就駕臨之時,裡手成掌於那刺來的一劍來勢即力拍去。
自從新施‘幻身一影’,遂騙過張中良的決死一劍
一經施驚天一劍後頭的李源鳴,神識也得悉告急,村野雙重躲避,盯住那掌勁將他右面的擊成一大坑,他也被那掌勁震飛二丈多遠,隨後摔落。
話說噸公里上眾堂主,見張中良那一劍早已刺入那孩童肉體,概莫能外都搖搖擺擺感喟道:形成,姣好,自古以來害群之馬多命乖運蹇呀。
那左派堂主雖說對這一度半瘋半省悟的張中六腑中有惱恨,但見這兒子被一劍滅殺,最最少此處贏了。
專家又見那霎時間間後,那被震飛的人幸好那男,民眾深光怪陸離了,這張中良一劍滅殺他還不為人知恨?而是再掌將他擊飛?
當民眾再細緻入微一看之時,創造那張中良後頸想得到有一截劍尖光,心目一噔,豈……
即那張中良肢體因為獲得神識擔任,一頭通向牆上‘撲’一聲潰,蒙重力強迫,那劍身帶著血痕也繼而映現。
大家駭怪了,夫好為人師的張中良,在他祕術施展最高峰之時,竟然成了他最痛苦的歸根結底。
那重起爐灶春分點的湯正理四人,趕快朝那摔落在樓上的李源鳴跑去,將其攙扶身,逼視這那豎子搖了搖腦殼,拍了拍耳,傻傻問道:“我怎聽奔聲息?”
那鄭顏聞說笑道:“少主,我們還沒叫你呢。”
“哦,哦,現行有聲音了,還看被那老傢伙一掌將翁耳根震聾了,那就不值得了。”
他自知和好要自詡出庸中佼佼的狀貌,強忍著軀幹被那掌勁震傷五藏六府和還保持著剩的神識,站立身道:“湯正義那兩柄劍給本少撿來,再將那老傢伙限度給擼來。”
“誒。”
那湯持平趕緊跑轉赴照做,隨後回他身邊。
“爾等緊接著本少見幾日了,還從未有過給爾等咋樣照面禮,這老糊塗的手記爾等六人就將他均分了吧。”
“少主,這碰頭禮太珍了,我們……”
李源鳴縮回指尖朝她們‘噓’了一聲,並朝謝萬雄眾人指了指,道:“去那裡觀展。”
四民意領神會,跟腳人家少主朝那裡慢走去。
那謝萬雄和戴正偉見這鄙人付之東流後頭,帶隊堂主又將那群堂主給予圍起來,等候這子嗣照料。
“諸位右翼老弟,上一次本土司惡意放了十幾名武者且歸,現驟起有二個實物不可捉摸歸來來,擬咬我一口,關聯詞被我滅殺了。”
你女友有我的大?
李源鳴那目光又看向那正拼湊在合計厲兵秣馬的堂主道:“本酋長於今可消亡慈祥了,肯踵本土司盡如人意民命,要不然殺無赦,給爾等一盞茶商酌歲月。”
“各位仁弟,設使有死不瞑目意熱血跟從本敵酋的,不一滅殺,那她倆的鑽戒歸你們滿。”
而後徑直朝外戰圈外走去,萬籟俱寂地看著那些左派堂主什麼提選。
該署堂主聞言,胸中的劍即刻緊了又緊,那眉高眼低有些紅潤,今天被這孩兒的人掩蓋,假使不繳械,那他們的了局單一個被逐個滅殺。
這鄙始料未及能將跋扈的張中良一劍擊殺,那對滅殺他倆然下飯一碟,顙上都浩冷汗了。
太上剑典
時在某些一些地早年,兩手都發覺氛圍越是遏抑。
富揚盟堂主也在一髮千鈞,這王八蛋是否誠然能將滅殺他倆後的戒指給和和氣氣,永不白歡欣一場哦,但也是一種令人鼓舞,好不容易將那幅光臨計劃滅殺他倆的武者給承修了。
“昆季們,為盡忠十管轄,咱們與她倆同歸於盡。”
這時候一名左派強勁武者,將罐中劍一扔,盤算自爆人中,但他剛走出一步,就被後背的武者一劍將其擊殺。
“弟弟們,吾儕既是是併入團體的堂主,鞠躬盡瘁誰都效死,咱們現如今獨自換個雜院,選擇效死天鳴少主,請少主不計前嫌,拋棄僚屬。”
一武者將水中劍一收,之後大聲吼道,再朝李源鳴勢單膝跪地窟:“乞求請少主禮讓前嫌,拋棄俺們,將矢效力少主。”
……
此時謝萬雄和戴正偉眾堂主懵逼了,根本還想搶幾個指環,增加這次來富揚城的耗損,沒思悟這些兵器甚至要認這子為少主。
“哄,列位亦然識時務為英呀,假如爾等誠心地繼本少,事後有你們的裨益。”
李源鳴橫過去朝跪在場上的武者笑道,並讓湯公將她倆逐項攜手,並將她倆順序掛號備案,由四人渙散理。
“好了,諸位雁行們,現行這場雨顯也快去得也快,門閥打掃下城主府,之後精練賀喜一下。”
“花代盟主,你今日是城主了,雁行們的吃喝疑竇由你來張羅了,本族長過度操勞,需要歇息轉瞬,剩餘的就由你愛崗敬業料理了。”
後頭這男出冷門出了城主府,留給眾堂主驚呀的眼看著這崽子背影,審是一個甩手掌櫃,甩得多幹淨呀。

好文筆的小說 一劍天鳴 txt-第一百零三章 銀爺猜測推薦

一劍天鳴
小說推薦一劍天鳴一剑天鸣
“王兄也同意雯丫头这建议?”郑熊笑着问王稀城道。
“郑兄,既然这丫头喜欢强者,那我们作为长辈不能限制他们自由,但是有一个条件为兄要先讲明。”王稀城一开明长辈样道。
“王兄,请讲。”郑熊笑道。
“年龄有限制,不能超过二十四岁。”王稀城笑道。
“王兄,你这条件不是问题,既然这样讲定了,那大家先放消息下,定在三日后如何?也好让众年轻天骄知道有这么一回事。”郑熊笑道。
“好的,那老兄先告辞了。”王稀城站起来道。
“王兄,先把这聘礼拿回去,万一后面出了什么岔子,老兄没有办法让你交代。”郑熊指着那近百来个大箱道。
“好,既然如此,那为兄先带回去,到时让剑锋准备更大的聘礼上门迎接你那宝贝女儿。”王稀城笑道。
本是一场非要个结果的下聘礼,被郑绮雯一闹‘比武择夫’给搞到三日后才有结果了。
“雯儿,虽然你给爹解了围,但是又给爹带来一大堆问题,有得爹忙了。”郑熊出了大堂,吩咐众人准备三日后比武事宜。
“好你个郑丫头,把本凰的好点子给抢先用了。”小火上前拉着郑绮雯手不放,又打趣道,“你就这么相信这小子能把你抢到手,万一一个不小心,嘿嘿,你就成了别人美娇娘了,这小子不是气死吗?”
“你们聊,我有事先走了。”
李源鸣见郑绮雯都没有和自己商量,擅自作主搞这出,虽然自己可以越阶作战,谁也不敢保证千元郡不会出第二个李源鸣,第三个李源鸣,甚至更厉害的年轻天才,如果自己最后输了,该怎么办?
“小子,你走了,我怎么办?”郑绮雯发现李源鸣脸色有些不对劲,赶紧拽着其手道。
“你都决定了,我有什么办法?我三日后来参加比武就是。”李源鸣转身走出大堂。
“翎羽姐,我这样做错了吗?”郑绮雯不安道。
“绮雯妹妹,帮你爹解围没有错,但是你没有考虑那小子感受,他因为害怕失去你,所以才紧张你。”千翎羽笑道。
“我当时没有办法呀向他解释呀。”郑绮雯道。
“夫君,担心可能比他更厉害的年轻出现在比武时,他该如何去办?真忍心看着失去你吗?”千翎羽解释道。
“我相信他的能力,所以我才敢赌他赢。”郑绮雯快要哭了。
“你这傻丫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谁敢保证自己一定是天下第一?”影儿在一旁劝解道。
“影儿,讲得对,以后遇到事尽量提前沟通,他有他的考虑,他为了陪你来这,把容貌都隐匿,自然不想让知道他真实身份。”千翎羽笑着又道:“不用怕,实在不行,姐姐女扮男装上台打赢对手,然后你嫁我就行。”
“那我先谢谢姐姐了。”郑绮雯一看有办法解救,破涕一笑道。
“那我们去找他解释清楚。”郑绮雯急忙道。
“不用了,让他生气二三日,要不然以为我们姐妹是泥捏的,事事要听他摆布。”千翎羽笑道。
“哟哟,两姐妹穿一条衣衫了,本凰还没有见过这么亲密的情敌。”小火娇笑道。
“滚,小心我俩揍你。”千翎羽笑道。
话说千元郡阅道楼发出消息,瞬息传遍整个千元郡,各大势力都接到如此消息:阅道楼总楼主郑熊将在三日后在阅道总楼为桃李年华的爱女郑绮雯举行比武择夫,诚邀千元郡未婚、未满二十四岁男子前来参加。
本来平静的千元郡被这一条消息打乱了众家族的计划,虽然阅道楼在千元郡算不上中上势力,但是有一个这样强大的亲家那是大家都愿意做的,于是未满二十四岁的天骄弟子,被叫回家族,登记参与此次比武择夫。
阅道总楼门前热闹非凡,原先阅道楼内乱事件也因郑熊回阅道楼而烟消云散,也想趁此次给盛会,探探郑熊熊背后虚实。
李源鸣出了郑家庄园,走在千元郡大街上,想了想是自己过于多虑了,也没有考虑当时情况,误会那雯丫头了。
既然此次有机会在千元郡,不如趁此机会去探探郡王室,看看那黄鹤龙背后实力如何。
入夜十分,李源鸣稍做打扮,易成一老头,施展隐身趁着月色潜入郡王室官邸,看到此郡王室官邸守卫外松内紧,竟然皇境五重做护卫统领游在官邸内。
由于目前李源鸣修为已经提升到明阶境二重,除非皇境界八重用神识才会窥见其,二者对空间法则修炼到中期才会感觉空间波动,从而引起注意。
李源鸣直接朝官邸内明大那幢房屋摸去,只见那大屋内灯火通明,见到坐在堂首的人拥有上位者的气质与威严,但是眉宇之间透出隐约可见的无奈与孤独。
下属坐着各大武官与文官,向堂首那人汇报着近日千元郡发生的各项事,以及如何处理结果,这些人虽分文武官员,但都是武道中人,最低者都皇境二重,修为最高即那位坐在堂首之人皇境九重初期。
眾 神 之 主
李源鸣根据对那些郡退下老郡王了解,郡位退位之时,武道修为必定会达到皇境巅峰,这是做这一百年郡王带来的好处,也是千元郡大势力为什么想争先恐后做郡王的原因之一。
“郡王,三个时辰前得到消息,阅道楼大楼主郑熊刚回千元郡就为自己爱心郑绮雯开设比武择婿,另据可靠内部矛盾消息,阅道楼内部将要在这场盛会后,掀起权力争夺高峰,郡王您对此事如何看待?”一皇境六重武者道。
“这阅道楼本来就是几派势力掺合在一起,但是几百年来都没有搞清这阅道楼究竟实际掌舵人是谁?而三个摆在明面上的人是否真是本人?本郡也是不得其解。”黄鹤龙叹息道。
“郡王,千元郡其它势力为什么不用实力揭开这求解之谜呢?”那武者又道。
“唐老,这是权术上讲的相互制衡,不会让某一家坐大,维持整个千元郡表面平衡。”黄鹤龙笑道。
“那郡王现在千元郡势力内暗涌疯动,而郡外三域表面对郡王恭敬,其实都和南域那样坐域为王,如果再不处理他们,日后郡王将成为孤军屹立于千元郡。”另一名皇境七重武者担忧道。
“唉,其实本郡王也想荡平南域,实施自己的报复,杀鸡给猴看;但是皇阶境八重武者去了犹如那肉入虎口,这次上报帝国派来六位皇阶境八重武者和一名皇阶境巅峰武者,本郡王也在等消息,如他们也有去无回,你让本郡王拿什么和他们拼?”黄鹤楼叹息道。
“那我们之前联络众老郡王都无法铲除那小魔头,看来这千元郡其实势力也不会帮郡王度过这难关了。”另一武者也叹息道。
“其实本郡王也后悔当初为了这郡王之位大动干戈,争来争去,现在竟然达到如此地步。”黄鹤龙道。
“郡王,您为什么不求助家族帮忙呢?”坐在一角落的皇境八重武者道。
“蒋老,您不了解家族势力的内心,他们助你登上顶峰,拿到他们想要的后,那他们也会根据风向保存实力,不会拿整个家族做为无条件的为某人倾尽全力。”黄鹤龙道。
“难道他们不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吗?”那蒋老又道。
“那些老家伙,为了让家族永远传承下去,不会考虑家族一时得失,必要时还会把你推出来受死,从此与你撇清关系。”黄鹤龙恨铁不成钢道。
“郡王,那当时你争夺郡王时的对手雷家,当真是你黄家下令灭口的吗?”一皇阶八重武者问出心中疑惑道。
“狗屁,有人嫁祸黄家,为了助推这千元郡当时冲突找背锅人,所以借口那雷家雷元庆和本郡王竞争时有矛盾,所以制定出这一事故,后来我真的登记这郡王位后,花了近十年,才探出一点眉目,原来那雷元庆只是雷家抱养的孩子,而传闻这雷元庆是归元帝国某个大家族私生仔,那大家族终于查清,为了灭口从而导出这场戏。”黄鹤龙骂道。
李源鸣趴在那窗前一动也不敢动,为了探清这郡王室实力,他也是拼了,当听到这里,心里更个起一阵波澜,这郑丫头出生竟然如此一波三折,看来这些内幕还需要探查。
“那郡王你为什么不把些事实道出?宁愿背了这锅近二十年?”那蒋老不解道。
“蒋老,其实本郡王也想呀,但是不敢澄清,因为保命当紧。”黄鹤龙无奈道。
“那我们既然跟随郡王尽力帮助郡王度过这一百年,只要有我们在,必将郡王挡在我们身后。”那蒋老动情道。
“多谢众位长老。”黄鹤龙给众人鞠躬感谢道。
“这家伙好可怜,坐着人人羡慕的那把权势之椅,却活得如此窝囊。”李源鸣叹息道。
李源鸣正想离开这郡王室,忽然一只猫竟然大叫着,从自己身边溜过,吓得李源鸣赶紧施展瞬移窜出郡王官邸。
正在开会的众人,破窗而出,凭着神识和空间术追出郡王官邸大堂,延着空间波动,追出郡王官邸。
但李源鸣一心要逃跑,他们也难以望其后项,追逐一刻钟后因失去目标,从而折返官邸。
“幸好,今晚去探这郡王室官邸,要不然把那黄鹤龙杀了,这丫头身世真的成秘了,下次打机会把那黄鹤龙给活捉一切自然明了。”李源鸣庆幸暗道。
“要不要去告诉那郑熊,阅道楼内部的将要谋杀他消息呢?”李源鸣走在街上自言自语道。
“唉,管他的,先回去歇息,明日再讲明日事,何必急在一时。”李源鸣给自己找了个很好的理由,返回‘梨园’。
李源鸣回到‘梨园’,刚想歇息被小银抓进小塔。
“银爷,有什么事要关照小子。”李源鸣打着呵欠道。
“看着你这小子这样,真想揍你。”小银迎面给李源鸣一脚道。
“银爷,您老是不是脚痒呀,来我帮揉揉。”李源鸣被踹了一脚,没有生气,反而舔着脸皮道。
“你这小子脸皮越来越厚了,看来银爷要拜你为师才行。”小银没好气又道:“你认为你义父的话语有几分真?”
“我觉得义父言语有九分真,还有一分假。”李源鸣看着这小家伙,觉得这小家伙应该没有必要害自己,实话讲道。
“狗屁九分真,一半真一半假,不要被他那表面话语把你给骗了。”小银没好气道。
“此话怎讲?”李源鸣不解道。
“真想知道?你不怕知道后颠覆你的认知?知道后你还能与他相处吗?”小银看着李源鸣良久,还是问道。
“银爷,难道我义父在你的眼里真的那么坏吗?”李源鸣不敢相信道。
“小子,如果你不是小塔的主人,银爷不会管你的死活,但是你既然成了这小塔的主人,银爷也不想让你活在别人的阴谋里,还浑然不知。”小银有种不吐不快的感觉道。
“既然银爷您已经讲出来,就不妨把全部都讲出来,让小子也有所准备,不能稀里糊涂的活着。”李源鸣坦然道。
“今日你所见的郑熊其实就是你的义父,看来那剑宗的那老祖肯定也是他所扮,一个人再会易容但是他的灵魂却无法改变。”小银看着李源鸣如实道。
“那他为什么要如此做?”李源鸣不解道。
“他知道自己渡劫后掉落修为境界那是无法再重新突破帝阶圆满了,碰巧遇到那千老头的玉坠的灵魂出现,把千老头另一丝灵魂也给滋养成长,但是之前我们在天风谷时,感觉不到那千老头另一道灵魂,也就是说他已经把千老头那道灵魂给同化了,千老头的所有记忆都已经被他吸收,但千老头仍未察觉。”
“碰巧又遇到你这小子,所以就想利用你在武道天赋来达到他的目的,打破这世界禁锢,跳出这世界……”
“那这不是之前他要讲的意思吗?”李源鸣打断小银话问道。
“等银爷讲完再问,他和千老头制定的计划是要为你铺路,但是最终目的是为了他,如果你天赋低,没有达到他想要的,那你还可以存活在这世间,如果你的武道天赋超出他的预期,那他就会夺舍你这具肉身,最终跳出这片世界。”小银分析道。
“这是银爷你的猜测还是真的如此?”李源鸣感觉这目的太过阴险毒辣了,不敢相信这出自于他崇拜的义父计划。
“当时在天风谷,银爷差点相信他的话语,但今日银爷在郑府看到郑熊的灵魂时,才感受他的计划是多少的阴狠毒辣,为了一己之私,可以把任何人当作棋子,包括千老头,郑丫头,影儿。”小银痛惜道。
“银爷,如您老讲的是真实存在,那我明日后该如何做?”李源鸣问道。
“不要动声色,继续像往常一样,不要让他看出你已经发现他的迹象,如果发现情况不对,尽快进入那战场避祸;当时银爷在天风谷时还以为他只是帝阶七重,以银爷恢复五成实力不怕他,但今日发现他的灵魂因吞吸千老头那道灵魂,继承千老头的一切武道,银爷现在不是他对手了。”小银叹息道。
“银爷,那他可以自己不用修炼到帝阶圆满,借着我那岳丈记忆应该可以撕裂这片世界空间壁垒。”李源鸣想了想道。
“没有那么容易,当然那千老头还有肉身时,还是凭借屏蔽天道才能进入这片世界,因为现在你义父武道修为与巅峰时的千道差了几倍不止,虽然他继承千老头武道传承,毕竟他境界上不去,没有任何作用。”
“照你这样讲,那我未来很危险。”李源鸣道。
“错了,你现在如果没有惹他发怒或者破坏他计划,他不会灭杀你,但是银爷现在危险了。”小银那张小脸不甘心道。
“为什么?”李源鸣不解道。
“因为银爷就是他那计划中最不稳定的一环,从那日在天风谷逼问他开始,银爷就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你如表现露出破绽,那他一定认为是银爷教你在中间搞鬼,他会想方设法除掉银爷。”
“银爷,我可以相信你一切吗?”李源鸣盯着小银上下打量道。
“你就看吧,银爷本来不想现在告诉你,但是刚才见你没有一点身外危险之中的感觉,所以银爷就生气,忍不住想告诉你,银爷是谁,你终有一天会明白,相信银爷不会害你就对了。”小银瞪着李源鸣道。
“哦,容我好好想想。”李源鸣感觉浑身无力和无助的坐在地上道。
“还有银爷给你的那龙凤呈祥心法,你要抓紧时间修炼,和那影儿一起修炼,以后尽量不要修炼或使用吞吸心法,因为那功法,虽然助你提升境界,但是银爷也不敢保证你义父会不会在中做手脚。”小银又提醒道。
“你的道心再修炼坚韧点,遇事沉着,真正做到遇到任何事情,面不改色心不惊,别人用再厉害的灵魂探视也无法见其中,这样你就成功了,今夜之事,任何人也不要透露,否则会把他们陷于危险之中。”小银然后消失在小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