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一劍天鳴 txt-第一百零三章 銀爺猜測推薦

一劍天鳴
小說推薦一劍天鳴一剑天鸣
“王兄也同意雯丫头这建议?”郑熊笑着问王稀城道。
“郑兄,既然这丫头喜欢强者,那我们作为长辈不能限制他们自由,但是有一个条件为兄要先讲明。”王稀城一开明长辈样道。
“王兄,请讲。”郑熊笑道。
“年龄有限制,不能超过二十四岁。”王稀城笑道。
“王兄,你这条件不是问题,既然这样讲定了,那大家先放消息下,定在三日后如何?也好让众年轻天骄知道有这么一回事。”郑熊笑道。
“好的,那老兄先告辞了。”王稀城站起来道。
“王兄,先把这聘礼拿回去,万一后面出了什么岔子,老兄没有办法让你交代。”郑熊指着那近百来个大箱道。
“好,既然如此,那为兄先带回去,到时让剑锋准备更大的聘礼上门迎接你那宝贝女儿。”王稀城笑道。
本是一场非要个结果的下聘礼,被郑绮雯一闹‘比武择夫’给搞到三日后才有结果了。
“雯儿,虽然你给爹解了围,但是又给爹带来一大堆问题,有得爹忙了。”郑熊出了大堂,吩咐众人准备三日后比武事宜。
“好你个郑丫头,把本凰的好点子给抢先用了。”小火上前拉着郑绮雯手不放,又打趣道,“你就这么相信这小子能把你抢到手,万一一个不小心,嘿嘿,你就成了别人美娇娘了,这小子不是气死吗?”
“你们聊,我有事先走了。”
李源鸣见郑绮雯都没有和自己商量,擅自作主搞这出,虽然自己可以越阶作战,谁也不敢保证千元郡不会出第二个李源鸣,第三个李源鸣,甚至更厉害的年轻天才,如果自己最后输了,该怎么办?
“小子,你走了,我怎么办?”郑绮雯发现李源鸣脸色有些不对劲,赶紧拽着其手道。
“你都决定了,我有什么办法?我三日后来参加比武就是。”李源鸣转身走出大堂。
“翎羽姐,我这样做错了吗?”郑绮雯不安道。
“绮雯妹妹,帮你爹解围没有错,但是你没有考虑那小子感受,他因为害怕失去你,所以才紧张你。”千翎羽笑道。
“我当时没有办法呀向他解释呀。”郑绮雯道。
“夫君,担心可能比他更厉害的年轻出现在比武时,他该如何去办?真忍心看着失去你吗?”千翎羽解释道。
“我相信他的能力,所以我才敢赌他赢。”郑绮雯快要哭了。
“你这傻丫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谁敢保证自己一定是天下第一?”影儿在一旁劝解道。
“影儿,讲得对,以后遇到事尽量提前沟通,他有他的考虑,他为了陪你来这,把容貌都隐匿,自然不想让知道他真实身份。”千翎羽笑着又道:“不用怕,实在不行,姐姐女扮男装上台打赢对手,然后你嫁我就行。”
“那我先谢谢姐姐了。”郑绮雯一看有办法解救,破涕一笑道。
“那我们去找他解释清楚。”郑绮雯急忙道。
“不用了,让他生气二三日,要不然以为我们姐妹是泥捏的,事事要听他摆布。”千翎羽笑道。
“哟哟,两姐妹穿一条衣衫了,本凰还没有见过这么亲密的情敌。”小火娇笑道。
“滚,小心我俩揍你。”千翎羽笑道。
话说千元郡阅道楼发出消息,瞬息传遍整个千元郡,各大势力都接到如此消息:阅道楼总楼主郑熊将在三日后在阅道总楼为桃李年华的爱女郑绮雯举行比武择夫,诚邀千元郡未婚、未满二十四岁男子前来参加。
本来平静的千元郡被这一条消息打乱了众家族的计划,虽然阅道楼在千元郡算不上中上势力,但是有一个这样强大的亲家那是大家都愿意做的,于是未满二十四岁的天骄弟子,被叫回家族,登记参与此次比武择夫。
阅道总楼门前热闹非凡,原先阅道楼内乱事件也因郑熊回阅道楼而烟消云散,也想趁此次给盛会,探探郑熊熊背后虚实。
李源鸣出了郑家庄园,走在千元郡大街上,想了想是自己过于多虑了,也没有考虑当时情况,误会那雯丫头了。
既然此次有机会在千元郡,不如趁此机会去探探郡王室,看看那黄鹤龙背后实力如何。
入夜十分,李源鸣稍做打扮,易成一老头,施展隐身趁着月色潜入郡王室官邸,看到此郡王室官邸守卫外松内紧,竟然皇境五重做护卫统领游在官邸内。
由于目前李源鸣修为已经提升到明阶境二重,除非皇境界八重用神识才会窥见其,二者对空间法则修炼到中期才会感觉空间波动,从而引起注意。
李源鸣直接朝官邸内明大那幢房屋摸去,只见那大屋内灯火通明,见到坐在堂首的人拥有上位者的气质与威严,但是眉宇之间透出隐约可见的无奈与孤独。
下属坐着各大武官与文官,向堂首那人汇报着近日千元郡发生的各项事,以及如何处理结果,这些人虽分文武官员,但都是武道中人,最低者都皇境二重,修为最高即那位坐在堂首之人皇境九重初期。
眾 神 之 主
李源鸣根据对那些郡退下老郡王了解,郡位退位之时,武道修为必定会达到皇境巅峰,这是做这一百年郡王带来的好处,也是千元郡大势力为什么想争先恐后做郡王的原因之一。
“郡王,三个时辰前得到消息,阅道楼大楼主郑熊刚回千元郡就为自己爱心郑绮雯开设比武择婿,另据可靠内部矛盾消息,阅道楼内部将要在这场盛会后,掀起权力争夺高峰,郡王您对此事如何看待?”一皇境六重武者道。
“这阅道楼本来就是几派势力掺合在一起,但是几百年来都没有搞清这阅道楼究竟实际掌舵人是谁?而三个摆在明面上的人是否真是本人?本郡也是不得其解。”黄鹤龙叹息道。
“郡王,千元郡其它势力为什么不用实力揭开这求解之谜呢?”那武者又道。
“唐老,这是权术上讲的相互制衡,不会让某一家坐大,维持整个千元郡表面平衡。”黄鹤龙笑道。
“那郡王现在千元郡势力内暗涌疯动,而郡外三域表面对郡王恭敬,其实都和南域那样坐域为王,如果再不处理他们,日后郡王将成为孤军屹立于千元郡。”另一名皇境七重武者担忧道。
“唉,其实本郡王也想荡平南域,实施自己的报复,杀鸡给猴看;但是皇阶境八重武者去了犹如那肉入虎口,这次上报帝国派来六位皇阶境八重武者和一名皇阶境巅峰武者,本郡王也在等消息,如他们也有去无回,你让本郡王拿什么和他们拼?”黄鹤楼叹息道。
“那我们之前联络众老郡王都无法铲除那小魔头,看来这千元郡其实势力也不会帮郡王度过这难关了。”另一武者也叹息道。
“其实本郡王也后悔当初为了这郡王之位大动干戈,争来争去,现在竟然达到如此地步。”黄鹤龙道。
“郡王,您为什么不求助家族帮忙呢?”坐在一角落的皇境八重武者道。
“蒋老,您不了解家族势力的内心,他们助你登上顶峰,拿到他们想要的后,那他们也会根据风向保存实力,不会拿整个家族做为无条件的为某人倾尽全力。”黄鹤龙道。
“难道他们不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吗?”那蒋老又道。
“那些老家伙,为了让家族永远传承下去,不会考虑家族一时得失,必要时还会把你推出来受死,从此与你撇清关系。”黄鹤龙恨铁不成钢道。
“郡王,那当时你争夺郡王时的对手雷家,当真是你黄家下令灭口的吗?”一皇阶八重武者问出心中疑惑道。
“狗屁,有人嫁祸黄家,为了助推这千元郡当时冲突找背锅人,所以借口那雷家雷元庆和本郡王竞争时有矛盾,所以制定出这一事故,后来我真的登记这郡王位后,花了近十年,才探出一点眉目,原来那雷元庆只是雷家抱养的孩子,而传闻这雷元庆是归元帝国某个大家族私生仔,那大家族终于查清,为了灭口从而导出这场戏。”黄鹤龙骂道。
李源鸣趴在那窗前一动也不敢动,为了探清这郡王室实力,他也是拼了,当听到这里,心里更个起一阵波澜,这郑丫头出生竟然如此一波三折,看来这些内幕还需要探查。
“那郡王你为什么不把些事实道出?宁愿背了这锅近二十年?”那蒋老不解道。
“蒋老,其实本郡王也想呀,但是不敢澄清,因为保命当紧。”黄鹤龙无奈道。
“那我们既然跟随郡王尽力帮助郡王度过这一百年,只要有我们在,必将郡王挡在我们身后。”那蒋老动情道。
“多谢众位长老。”黄鹤龙给众人鞠躬感谢道。
“这家伙好可怜,坐着人人羡慕的那把权势之椅,却活得如此窝囊。”李源鸣叹息道。
李源鸣正想离开这郡王室,忽然一只猫竟然大叫着,从自己身边溜过,吓得李源鸣赶紧施展瞬移窜出郡王官邸。
正在开会的众人,破窗而出,凭着神识和空间术追出郡王官邸大堂,延着空间波动,追出郡王官邸。
但李源鸣一心要逃跑,他们也难以望其后项,追逐一刻钟后因失去目标,从而折返官邸。
“幸好,今晚去探这郡王室官邸,要不然把那黄鹤龙杀了,这丫头身世真的成秘了,下次打机会把那黄鹤龙给活捉一切自然明了。”李源鸣庆幸暗道。
“要不要去告诉那郑熊,阅道楼内部的将要谋杀他消息呢?”李源鸣走在街上自言自语道。
“唉,管他的,先回去歇息,明日再讲明日事,何必急在一时。”李源鸣给自己找了个很好的理由,返回‘梨园’。
李源鸣回到‘梨园’,刚想歇息被小银抓进小塔。
“银爷,有什么事要关照小子。”李源鸣打着呵欠道。
“看着你这小子这样,真想揍你。”小银迎面给李源鸣一脚道。
“银爷,您老是不是脚痒呀,来我帮揉揉。”李源鸣被踹了一脚,没有生气,反而舔着脸皮道。
“你这小子脸皮越来越厚了,看来银爷要拜你为师才行。”小银没好气又道:“你认为你义父的话语有几分真?”
“我觉得义父言语有九分真,还有一分假。”李源鸣看着这小家伙,觉得这小家伙应该没有必要害自己,实话讲道。
“狗屁九分真,一半真一半假,不要被他那表面话语把你给骗了。”小银没好气道。
“此话怎讲?”李源鸣不解道。
“真想知道?你不怕知道后颠覆你的认知?知道后你还能与他相处吗?”小银看着李源鸣良久,还是问道。
“银爷,难道我义父在你的眼里真的那么坏吗?”李源鸣不敢相信道。
“小子,如果你不是小塔的主人,银爷不会管你的死活,但是你既然成了这小塔的主人,银爷也不想让你活在别人的阴谋里,还浑然不知。”小银有种不吐不快的感觉道。
“既然银爷您已经讲出来,就不妨把全部都讲出来,让小子也有所准备,不能稀里糊涂的活着。”李源鸣坦然道。
“今日你所见的郑熊其实就是你的义父,看来那剑宗的那老祖肯定也是他所扮,一个人再会易容但是他的灵魂却无法改变。”小银看着李源鸣如实道。
“那他为什么要如此做?”李源鸣不解道。
“他知道自己渡劫后掉落修为境界那是无法再重新突破帝阶圆满了,碰巧遇到那千老头的玉坠的灵魂出现,把千老头另一丝灵魂也给滋养成长,但是之前我们在天风谷时,感觉不到那千老头另一道灵魂,也就是说他已经把千老头那道灵魂给同化了,千老头的所有记忆都已经被他吸收,但千老头仍未察觉。”
“碰巧又遇到你这小子,所以就想利用你在武道天赋来达到他的目的,打破这世界禁锢,跳出这世界……”
“那这不是之前他要讲的意思吗?”李源鸣打断小银话问道。
“等银爷讲完再问,他和千老头制定的计划是要为你铺路,但是最终目的是为了他,如果你天赋低,没有达到他想要的,那你还可以存活在这世间,如果你的武道天赋超出他的预期,那他就会夺舍你这具肉身,最终跳出这片世界。”小银分析道。
“这是银爷你的猜测还是真的如此?”李源鸣感觉这目的太过阴险毒辣了,不敢相信这出自于他崇拜的义父计划。
“当时在天风谷,银爷差点相信他的话语,但今日银爷在郑府看到郑熊的灵魂时,才感受他的计划是多少的阴狠毒辣,为了一己之私,可以把任何人当作棋子,包括千老头,郑丫头,影儿。”小银痛惜道。
“银爷,如您老讲的是真实存在,那我明日后该如何做?”李源鸣问道。
“不要动声色,继续像往常一样,不要让他看出你已经发现他的迹象,如果发现情况不对,尽快进入那战场避祸;当时银爷在天风谷时还以为他只是帝阶七重,以银爷恢复五成实力不怕他,但今日发现他的灵魂因吞吸千老头那道灵魂,继承千老头的一切武道,银爷现在不是他对手了。”小银叹息道。
“银爷,那他可以自己不用修炼到帝阶圆满,借着我那岳丈记忆应该可以撕裂这片世界空间壁垒。”李源鸣想了想道。
“没有那么容易,当然那千老头还有肉身时,还是凭借屏蔽天道才能进入这片世界,因为现在你义父武道修为与巅峰时的千道差了几倍不止,虽然他继承千老头武道传承,毕竟他境界上不去,没有任何作用。”
“照你这样讲,那我未来很危险。”李源鸣道。
“错了,你现在如果没有惹他发怒或者破坏他计划,他不会灭杀你,但是银爷现在危险了。”小银那张小脸不甘心道。
“为什么?”李源鸣不解道。
“因为银爷就是他那计划中最不稳定的一环,从那日在天风谷逼问他开始,银爷就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你如表现露出破绽,那他一定认为是银爷教你在中间搞鬼,他会想方设法除掉银爷。”
“银爷,我可以相信你一切吗?”李源鸣盯着小银上下打量道。
“你就看吧,银爷本来不想现在告诉你,但是刚才见你没有一点身外危险之中的感觉,所以银爷就生气,忍不住想告诉你,银爷是谁,你终有一天会明白,相信银爷不会害你就对了。”小银瞪着李源鸣道。
“哦,容我好好想想。”李源鸣感觉浑身无力和无助的坐在地上道。
“还有银爷给你的那龙凤呈祥心法,你要抓紧时间修炼,和那影儿一起修炼,以后尽量不要修炼或使用吞吸心法,因为那功法,虽然助你提升境界,但是银爷也不敢保证你义父会不会在中做手脚。”小银又提醒道。
“你的道心再修炼坚韧点,遇事沉着,真正做到遇到任何事情,面不改色心不惊,别人用再厉害的灵魂探视也无法见其中,这样你就成功了,今夜之事,任何人也不要透露,否则会把他们陷于危险之中。”小银然后消失在小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