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海島生存遊戲 幽遊鯉子-第189章 黃家家主 黃如海閲讀

海島生存遊戲
小說推薦海島生存遊戲海岛生存游戏
颜千立即羞红了脸,但这一次她没有再挣脱开。
能在这么多人面前承认自己的身份,这让颜千觉得十分开心。
春鸟赶紧抹了一把嘴角的哈喇子,又瞟了一眼于玥。
娇俏可人,相较于颜千的清冷,于玥多了一份稚气玲珑,更俏皮可爱。
于玥白了一眼春鸟,揽住于朗的胳膊,“你少来打我的主意,我可是于朗大佬的宝贝妹妹。”
春鸟讪讪的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头,“我觉得你们俩不当主播太可惜了。”
忽然他眼睛一亮,甚至都忘记自己伤口还未痊愈,噌的一下站起来,疼的他龇牙咧嘴。
“哎哟!”
他对于朗兴奋的说道:“于朗大佬,让我加入你的团队吧,我可以当你们的经纪人,让你们在新世界成为顶尖主播,比头部主播还牛的那一种!到时候光靠打赏,咱们都可以躺赢!”
于朗对这些不感兴趣,淡淡的说了一句,“你还是去经营你的春晓阁吧。”
简小右 小说
一听到这话,春鸟泄了气般瘫坐在椅子上,“唉!我的春晓阁……就这样吧……”
于朗嘴角勾起一抹坏笑,“那可不一定。”
“于朗大佬你有办法?!”春鸟连忙问道。
“这还得你自己出面。”
春鸟见于朗盯着自己,内心有些毛毛的,试探的问道:“我……我行吗?”
于朗点点头。
接着于朗与众人说了一下自己刚刚想出来的计划,大家又做了一些补充,最后也算是作出一个比较完美的计划。
干得好,说不定还能将黄家都纳入自己旗下。
如果干的不好,最多也只是春鸟GG,于朗并没有损失什么。
这让春鸟十分忐忑,但他没得选择。
……
此时,黄家主船。
扑通!
飞舞双眼圆瞪的尸体像被扔垃圾一般,扔在四五个跪着的男人面前。
在他们旁边还躺着分成两半的黄金宝的尸体。
“黄家主,这真的不关我的事,这人都是春晓阁带来的。”一个嘴角带着八字胡的瘦弱男人哭丧着脸,他正是带于朗上船的“无所谓”。
他本以为自己今天收了一个前途无量的手下,将来能带自己飞黄腾达。
没想到还真让自己前途无“亮”了。
在“无所谓”身旁一个高大汉子,正是谋反春晓阁的杨威利,他焦急道:“黄家主,这人都是我的手下在管,我一直在忙着处理春晓阁的事,根本不知情。”
这跪着的人中还有罗胖几人,以及那个被于朗替身的红毛男人周挺。
他们都控诉着自己的无辜,请求不要怪罪。
一时场中有些乱。
“闭嘴!”
一个中年男人用手揉着自己太阳穴,十分不悦。
他身高约有两米,一身快要撑爆衣服的腱子肉,整个人魁梧如山。
他皮肤较黑,身上布满着大大小小的伤疤,最恐怖的是他脸上的一道疤,直接从左额头划到右嘴角,显得十分狰狞恐怖。
触不可及
他右手带着一个玉扳指,时不时把玩着。
他正是黄金帝国船长,也是第二家族黄家的家主,黄如海。
而他的一左一右还各站着两个面色冰冷的男人,这两个男人是他的贴身保镖。
“睡得正香,居然被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醒!”他气息深厚,低吼这一声直接让在场众人心都提起来。
“先不说你们各自的失职,谁能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黄如海眼皮一抬,扫视众人。
大家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
“回,回家主,我猜想,带走春鸟和带走苏芳芳的人是同一个。”杨威利颤巍巍的说道。
“继续说。”黄如海食指一挑,示意杨威利不要吞吞吐吐。
杨威利咽了一口唾沫:
“他救春鸟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模样,是奥特曼的打扮,这个世界上只有于朗有这种打扮。”
“也只有他有这种实力。”
“虽然他后来变成了周挺的模样,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变的,但多半是用了什么宝物。”
杨威利一口气说完,小心翼翼的望向黄如海。
但黄如海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片刻后他才幽幽的吐出一句,“于朗,我知道这个人。”
黄如海是第四期才从别人口中知道的于朗,而且他也派了人潜入于朗建的群,但有关他的信息还是少之又少。
“他跟你们春晓阁有什么关系?还有,他跟那个叫苏芳芳的又是什么关系?”
杨威利摇了摇头,“完全没听其他人说过。倒是春鸟跟我们吹过牛,说他很早之前就与于朗聊过天,那时候他就知道于朗非池中之物等等。”
“难道春鸟私下一直跟于朗有联系?”黄如海盯着杨威利。
“应该不会的。”杨威利连连摆手,“春鸟最喜欢显摆,如果他跟于朗有交情,一定会说漏嘴,不可能藏这么久。”
“好,先不说这事。”王如海转移话题,“你说接手春晓阁完全没有问题,可现在,船长不光是春鸟,而且他还跑了,你好好说说,这怎么解决。”
杨威利的腮帮子都在打颤,“这……这……”
这时,王如海突然收到信息,他看了之后露出一丝冷笑,“哼,原来你藏在那里。”
他将这信息告诉给在场的黑虎,并吩咐道:
“黑虎,你带一半的精英去抄了他老家。”
“能活捉就活捉。”
接着他扫了一眼分为两半的黄金宝,眼中只闪过一抹无奈,随即又恢复狠厉。
“黄金宝和飞舞,就按老办法处理。”
最后对站在角落的一个瘦高汉子说道:“这些人就交给你处理,赏罚分明。”
跪着的几人一听,顿时身体一软,差点倒在地上。
这瘦高汉子外号“魔鬼”,就是因为他折磨人的手段实在太过变态,他创了一套地狱十八般酷刑,足以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魔鬼”嘿嘿笑了一声,让自己身后的手下将跪着的几人拖了出去。
“春鸟!于朗!你特么的迟早要死在我手上!”
杨威利绝望的大吼,他没有办法对黄家怎么样,只能转移仇恨目标。
走廊只留下惊恐的尖叫、叫骂,以及一路的臊臭黄水。
……
“阿嚏!”
春鸟打了一个喷嚏,揉揉鼻子,“难道是哪个美女想我了?”
于玥一脸嫌弃,“虽然你长得有点帅,但我发现你真的非常地自恋。”
春鸟听到于玥说他帅,得意的撩了一下自己额前的发丝,“咱春晓阁有一半以上的美女都想撩我,我可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给你一点阳光你就灿烂,我只是说你有一点帅。你要跟我哥哥比,完全就是渣渣!”于玥白了他一眼。
春鸟正想反驳,但看了一眼于朗的脸,自惭形秽,只能叹了一口气,“算了,好男不跟女斗。”
如此严峻的情势之下,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些有的没的,于朗正准备将他训斥一番。
冷血小姐,谈个恋爱
忽然!
于朗瞳孔猛然收缩!
他双眼微眯,细细感受周围环境的变化。
萌萌也起身站到窗边,望着窗外。
方北晨最先察觉到于朗的异样,他也开始仔细聆听四周有无异常。
可貌似除了暴雨击打船体的声音以及海浪声,并没有什么不妥。
“你们快进空间!”于朗突然大喊一声,手中瞬间出现流炎之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