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輪迴玉梅林-第四百二十章.殺戮任務(十三)相伴

輪迴玉梅林
小說推薦輪迴玉梅林轮回玉梅林
骆菲菲放出自己的医生傀儡,淡定的表示:“交给你处理,治疗费收啦,说着挥挥手里的零食。”
相遇在上野
至尊杀手倾狂绝妃 小说
傀儡一边诊脉,一边吐槽:“我有这么廉价吗?”
菲儿照着陶晓天,手背一拍他的胸口说:“人家刷脸不行吗?少废话,她媳妇的身体,你也帮忙看着,好像是血癌,白血病,贫血,差不多是这个病,你搞不定,我就叫那个女的过来研究。”
傀儡的青筋在跳,不过还是给新娘子搭脉看看,随后想想问:“主子,你说的病是啥时候的事情?”
菲儿默默下巴说:“原定这货是进监狱啦,这个女人帮忙照顾整个家,积劳成疾吧?”
傀儡忍不住咆哮啦:“你也知道人家是积劳成疾啊,她现在就是有点贫血,血气不足而已,吃点好的,调理一段时间就没事啦。”
菲儿望天,挠挠头,一家人都很无语,傀儡拿出银针,在陶父身上扎几针,然后说:“按时间,扎几天就好啦。”
陶晓天无语的看着菲儿,菲儿回他一个咧嘴,接着就是时辰已到,医生傀儡做主婚,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面,送入洞房。菲儿作为难得的观众,她认真的翻起包,看婚礼要给礼金的。
她翻出一副对戒,开心递上去说:“礼物。”
陶家妹妹很无语:“你送这个合适吗?”
菲儿委委屈屈的看着陶晓天,再次翻翻翻,稀里糊涂的翻出一大堆的稀奇古怪的东西,无奈的说:“要不你俩挑挑。”
额,陶家一家人很是无语,看着被堆满大床的,零七八碎的东西,瞬间无奈啦,不过看来看去,别说,值钱的戒指,真心算是最便宜的,没看枕头旁边,还一个人头大的粉钻吗?旁边一大坨的金子,不比枕头小。
吴红最中还是选择最小的一对婚戒说:“还是这个吧,这是最吉利的物件,谢谢你的好意。”
百合姐妹互舔记
菲儿举爪说:“求蹭住。”陶家人再次有些无语,不过,陶家人小门小户的,也都是热心肠,本来想说跟他们一起住,却见菲儿拿着棒球棍,跃跃欲试的守在婚外门口,怎么看怎么想打人的样子。
陶晓天和吴红,无奈的对视,这眼天色都快黑了,真不知道这孩子兴奋个哈。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群人说话的声音,甚至有人强行砸门。
菲儿开心的拎着棒球棍就出去了,见人就打,一群来捣乱的人,直接被一群打,给打出房间,菲儿还在那里扯着嗓子嘛:“哪家缺心败德的玩意儿,人家结婚,你们那是闹洞房,还是拆洞房,小心你们打一杯光棍,找不到媳妇,什么玩意,滚滚滚。”
一群人被骂的无语,首先,他们一群真没一个有媳妇的,其次把,小家伙打的是真心疼,这个小煞星是那里冒出来的。菲儿还一下下举着木棍,吼吼吼的叫着。
眼看附近已经没有人啦,菲儿才轻轻敲了敲旁边的洞房说:“走啦走啦,今晚估计没人打扰你们啦!加油,加油。”两个新人脸红,菲儿则开心的看着,一晚上就满脸三分之一的怨煞珠,好吧,阿同这个家伙,真的跟晓天的有仇的。
刚准备回家,就看一黑一白的两个影子,鬼鬼祟祟,菲儿招招手问:“你俩转什么磨呢?”
白无常说:“大人,今天本应该有个死人的,被里面新郎误杀,可您,现在怎么弄?”
菲儿一摊手说:“该咋死咋死呗,绕着这对新婚夫妇就成。”她突然咧嘴:“但我不介意,在他们死的时候,知道是因为啥被带走的,额活着的人,明确知道。”
白无常想一下问:“这样会给新郎带来麻烦吧?”
菲儿很是淡定的说:“必须的,他不有一点麻烦,我咋混啊!”
白无常本着不懂就不多嘴,只要做好吩咐的事情就好的原则,认真的去开工啦。虽然第二天警察来,阿同一口咬定是陶晓天做的,可监控也好,就连同母都表示,他的弟弟只是摔一跤,摔死的。
更重要的是,警察走访陶晓天的左邻右舍,都表示他们夫妻折腾了挺久的,没听出门啊。并且大家都证明,他们蹭来捣乱过,被菲儿给打跑了。
最后在阿同弟弟中刀的刀柄上,只有阿同等指纹,并且阿同身上也找到喷射的血迹,警察们坚信,人是阿同杀的,就为嫁祸给陶晓天,可不至于吧?毕竟是亲兄弟啊!
最终,阿同倒是没进监狱,而是被送开心去精神病院,观察。因为医生也不确定,他是蓄意谋杀,还是短时间神经打错啦,菲儿很,怨念满满。
陶晓天满脸的问号,他睡了一夜好觉,咋就成杀人嫌疑犯啦?疑惑的看着蹭住蹭饭的小丫头,总感觉这个丫头的出现,会给他添点堵。
只是比量这阿同,好吧,他还算幸运的。菲儿也不是白吃白住,她可是有钱的小富婆的说,更何况,把医生傀儡往外一丢,光收医药费,也够吃用的。
并且他们这边是各种疑难杂症,只不过也有他们不治的,首先就是一看不是好人的,直接拿着棍子打出去,此次,那就要看菲儿的心情,心情好,什么都好说,心情不好,病死都不关她事。
理由也很充分,反正下去也是要见到的,看不顺眼,你能咋地?但是左邻右舍发现,如果晓天愿意劝两句,万一菲儿心情好起来,给治也是有可能的。但,也必须是那种,菲儿能看顺眼的,如果看不顺眼,那陶晓天说话也白搭。
老哥最可口的部位
平时的话,陶晓天夫妻也过得有滋有味,菲儿倒是记得,吴红最想去海边,于是开开心心买游艇,拉着全家去海边玩,不为别的,痛快最重要。
陶晓天一家也看出来啦,这个蹭住的小丫头虽然有时候闹腾点,可基本上是个顺毛驴,顺好啦,天下太平,顺不好,最多生气不理人。不过,如果外人惹了这个丫头,打死都算是轻的。